FANDOM


海瑞(1515—1587),字汝贤,号刚峰,明朝广东省琼州府琼山县(今海南省海口市)人,官至南京右都御史,赠太子太保,谥“忠介”。

生平编辑

明世宗嘉靖二十八(1549)年举人,参加会试时上书《平黎策》,欲开道置县,以靖乡土。授南平教谕(无品级),升淳安知县(正七品)。常穿布袍,命老仆栽种蔬菜,作为佐饭之用。都御史鄢懋卿巡视诸县,海瑞接待时规格很差,且说“邑小不足容车马”(即招待不起)。鄢懋卿大怒,但并未当场发作,指使巡盐御史袁淳弹劾。海瑞本已升为嘉兴通判(正六品),因此贬为兴国州判官(从七品)。

嘉靖四十五(1566)年,时任户部主事(正六品)的海瑞上《治安疏》,严厉批评明世宗妄想长生,无父子、君臣、夫妇之情,称“天下人不直陛下久矣”,又称如皇帝“一旦翻然悔悟,日御正朝,与宰相、侍从、言官讲求天下利害,洗数十年之积误,置身于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间”,“天下何忧不治,万事何忧不理,此在陛下一振作间而已”。明世宗大怒,命左右“趣执之,无使得遁”,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在旁说:“此人素有痴名。闻其上疏时,自知触忤当死,市一棺,诀妻子,待罪于朝,僮仆亦奔散无留者,是不遁也。”明世宗默然,留中不发数月,言“此人可方比干,第朕非纣耳。”

会明世宗有疾,烦懑不乐,召内阁首辅徐阶商议传位裕王,因此说:“海瑞言俱是。朕今病久,安能视事。”又说:“朕不自谨惜,致此疾困。使朕能出御便殿,岂受此人诟詈耶?”遂下海瑞诏狱,追究有无主使之人。又将此案转给刑部,刑部论罪为死刑。刑部上报后,仍留中不发。户部司务何以尚者,揣测明世宗无杀海瑞之意,上书请释放海瑞。明世宗大怒,命锦衣卫廷杖百下,囚禁诏狱,昼夜刑讯。二月后,明世宗驾崩,裕王即位,是为明穆宗,两人并获释。

提牢主事听说此事,认为海瑞即将被明穆宗任用,就设酒食款待。海瑞以为将要赴刑场问斩,就大吃一顿,也不与其说话。主事悄悄耳语告诉他:“宫车适晏驾,先生今即出大用矣。”海瑞说:“信然乎?”然后大哭不止,所吃饮食全部呕出,昏倒于地,终夜哭不绝声。既释,复故官。俄改兵部。擢尚宝丞,调大理。

明穆宗隆慶三年(1569年)夏天海瑞受到首輔徐階提拔,官至右僉都御史巡撫應天十府,時江南土地兼併嚴重,於是海瑞惩贪抑霸,整顿吏治,修浚吳淞江白茆河,清濬大量良田可安置13萬災民。海瑞當上江南巡撫時,首輔徐階家族世代共佔田二十四萬畝[1],百姓向海瑞投牒訟冤者日以千計,海瑞要求徐階退田,徐階退了一些,海瑞並不滿意,弄得徐階很難堪[2],最後退了一半的田地,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軍,徐階之弟侍郎徐陟被逮治罪。此時海瑞被誉为“海青天”,亦称“包公再世”。隆慶四年吏科給事中戴鳳翔劾瑞“庇護刁民,魚肉鄉紳,沽名亂政”,被迫離職,“民闻讯,号泣载道,家绘像祀之。”[3]張居正給海瑞寫信,稱“存老(徐階)之體面,玄翁(高拱)之美意”,但沒有提拔他的意思,閑居家鄉十餘年。一生节俭勤劳,为母亲谢氏祝寿,只买了兩斤肉,震驚全國。

萬历十三年(1585年)以荐被任為南京右僉都御史、南京吏部右侍郎、南京右都御史,但都只是虛銜。

万历十五年十月十三日,卒于任上。去世的前幾天,海瑞退掉了兵部送來的六钱銀子。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王用汲到海瑞家收集遗物,僅餘葛幃舊衣,無以為殮,不禁潸然淚下,幸賴同僚捐治葬具。贈太子太保,諡號忠介。發喪之日,“市民送者夾岸,酹酒而哭者百里不絕。”

1966年文革爆发,海瑞墓被毁,遗骨被游街,焚烧。1982年重修。[4]

家庭编辑

海瑞的家庭生活存在着矛盾和冲突,他由寡母謝氏帶大,34歲之年尚同母睡一房,婆媳之間經常不合,关于海瑞的家庭其在世时记载甚少,然在其死后野史中却提到颇多,且甚为详细,但多荒诞怪异,无从查证,亦是不足为信,如:“明代沈德符寫《萬曆野獲編·補遺》記載,房寰曾經疏攻海瑞「居家九娶而易其妻」「已耋而妻方艾」,甚至在花甲之年,還納了兩位美妾,以至引起妻妾相爭,有二人同日自縊[5]。又先後將長房潘氏、二房許氏休棄,逐出家門。兒子海中行死得不明不白,女兒因為吃小童送的餅,受海瑞嚴責,絕食七日後竟活活餓死。”即无史实依据,又无其他史料相佐证,以至于后世编写《明史》也认为其甚为不可信,而未引用。

作品编辑

他曾平反一些冤狱,民间流传因有《海忠介公居官公案》、《大红袍》等秉公断案的传说。有《海刚峰集》和多种版本的《海瑞集》流传于世。後來,他的部分事蹟被寫成《海瑞罷官》和《十奏嚴嵩》兩個劇目。

注釋编辑

  1. 朱国禎《皇明史概》〈大事记〉卷 38 :“徐在事久家富,传言有田十八万亩,诸子嗜利,奴仆多藉势纵横。”伍袁萃《林居漫录》卷 1:“华亭在政府久,富於分宜,有田二十四万,子弟家奴暴横閭里,一方病之如坐水火。”徐阶曾辩解:“至於家下田宅虽不敢言无,然亦原无十万。”(《世经堂续集》卷 11〈復曹贞菴司空〉);徐阶還寫信給潘恩闢謠。(《世经堂续集》卷 11〈復潘笠江〉)
  2. 海瑞复书云:“近阅退田册,益知盛德出人意表,但所退数不多,再加清理行之可也。昔人改父之政,七屋之金须臾而散,公(徐阶)以父改子无所不可。”(海瑞《海中介公全集》卷 5〈復徐存斋阁老〉)
  3. 徐阶致书友人兴叹云:“敝乡近来诚为新政所困,然刚峰(海瑞)初意亦出为民,只缘稍涉偏颇,刁徒遂乘之妄作,伪播文檄,谬张声威,煽惑愚顽,凌蔑郡县,始犹诬讦,继乃扛抬,白占田庐,公行抢夺,纪纲伦理荡然无存,不独百姓莫能存生,而刚峰亦因之损誉,良可慨也!”(徐阶《世经堂续集》卷 11〈復翁见海中丞〉。)
  4. 从被毁到修复一新 海瑞墓容颜印证沧桑巨变
  5. 黃仁宇,《万歷十五年·第五章海瑞——古怪的模范官僚》:“戴鳳翔竟說,7個月之前,海瑞的一妻一妾在一個晚上一起死去,很可能出于謀殺。儘管海瑞答辯說他的妻妾在陽歷8月14日自縊,而妻子則在8月25日病死,但是給事中的參劾已經起到了預期的效果,不論真相如何,許多人已經怀疑海瑞确系怪僻而不近人情,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家庭悲劇。”

參考编辑

  • 《明史·海瑞传》(卷226,列传114)
  • 《中國清官的歸宿》,齐鲁书社,1999年
  • 《品人录》,易中天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随机维基